走进北理

undergraduate
admission

时间:2019-11-27 |

价值与理想


左铭朔   北京市第十二中学  精工书院


左铭朔.png



“我不希望浑浑噩噩地度过自己未来的日子,我一定要让自己的一辈子过得有价值。”在与北理工招生老师的交谈中,我首次向别人说出了自己的理想。经过三年的高中学习,我顺利的成为了北理工智能机电实验班的一份子。一说起自己报考北理工的原因时,我总是感到“既是偶然更是必然”。

虽说对兵器军工抱有浓厚的兴趣,但我最初的志向却并不在此,我最初是以学医为目标而努力的。在看过《战狼2》后,最令我感动的不是主角的个人英雄主义,而是那些简陋的援非医疗人员的墓。从此,我希望自己成为一名国际医生,能在世界范围内救死扶伤,为全人类献出自己的力量。但在体检中,我被查出患有色觉异常一度,医学成为我不能报考的专业之一。当时我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失去了努力的方向,不知道如何实现自己的价值。至今,我仍对此感到些许遗憾。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与北理工相遇。我的家庭有浓厚的红色背景。我的太爷爷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姥爷先是从军,后又转入航天事业进行研究;而早在40年代,我的长辈便与当时称为华北大学工学院的北理工结缘。在去看望百岁的太奶奶时,老人动情地讲述了他们为国家做出贡献的经历,讲述行军过程中的故事。这些经历深深地打动了我。“不能为全社会做出贡献,我还可以为国家做出贡献,而国家想要强大,人民想要幸福,最重要的是国防强大。因此北理工成了我的必选项。”

在进入北理工之前,我曾来到北理工的良乡校区和本校区参观。在参观校史馆后,我充分的了解了学校的历史,我知道了北理工肩负着建设国家的重任。在参观实验室时,我也知道了我所拥有的机会和发展前景。这更加坚定了我要在北理工好好学习的决心。

作为进入北理工的北京最高分学生,我时常面对来自亲属和朋友的夸赞。而我认为分数只是“敲门砖”,上了大学,高中就是过去式了,在新的环境中一切都要靠自己再努力。“我在高中的学习中还有很多毛病,比如面对喜欢的课程,我可以很努力,但面对不喜欢的课程,我总是有些消极。进了大学,学业不会比高中轻松,我也下定决心要改正自己的不足之处,继续加油!”为鼓励我在大学中努力学习,北理工还将1940号录取通知书给予了我。这是一份特殊的荣誉,接过老师亲手递过的通知书,我十分激动:“北理工让我重塑了未来的目标和理想,老师又对我给予如此期望,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成为优秀的北理工人。”

对我而言,成为北理工人只是梦想的起点。“不改自己的理想,踏踏实实地努力,成为一名科研人员,投身国防,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就从北理工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