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北理

undergraduate
admission

时间:2019-02-25 |

一眼遇见,就此倾心


刘津亦   乌鲁木齐市第一中学   精工书院


刘津亦-2_副本.jpg


时间定格在一个酷热的下午,窗外的蛐蛐一改往日聒噪,独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寂静无声。周围的一切早已在记忆中褪色泛黄,唯有视野中央,那一抹鲜艳灼眼的红色,安然躺在我的手上。

那是北京理工大学的招生宣传册。

说来也巧,那时正因报志愿而心烦意乱的我从那些自拿回家后便再未翻阅过的一沓宣传册中随手抽出一页纸,低头便有四个大字如命运般的映入眼前:“遇见北理”。一目十行后内心有个小小的声音说了一句:这学校,倒是有几分我憧憬的模样。

现在想来,这就仿佛是一个奇妙的预言,开启了我的北理生活。

 

人生正合如初见

“考虑一下这所学校?”我把招生宣传册递给父亲,示意他仔细浏览。

父亲闻言放开鼠标,“我看看……北京理工大学?地域不错,我了解一下。”

“我觉得挺好,学校既在首都,又有不少科研成果,一看就是踏实做事认真办学的,不然就放第一志愿吧。”一听有希望,我开始趁热打铁。

“不对,”父亲握着鼠标的手停了一瞬,“它的新校区好像是在五环外?太远了,换一个。”

“丝毫不予考虑?”听到父亲这么快就给出答案,我不死心的苦苦挣扎:“远又没什么影响。”

“地方偏远了我们不放心,换一个。”

好吧,看来是我和北理缘分不够。略带着遗憾地默默安慰自己道。

由于一提出就被彻底否定,我在后续搜集报考学校的资料时便再未关注过北理。几天的权衡利弊下来,已经快到了报志愿的最后期限。可惜的是,没有一所院校,是在我最想去的北京。

“还是把北理报上吧。”在报志愿截止的前一天,父亲突然字斟句酌地开口。

“怎么改变想法了?”我又惊又喜,一骨碌爬起来就要去开电脑,生怕父亲反悔。

“我这几天又深入了解了一下……你先别高兴,能不能被录取还要另说。”

于是经过一晚上紧急商讨后,我如愿将北理放到了第一志愿的位置,欣喜又忐忑地在天微亮时倒在了床上。

三天后的清晨。

“孩子分数线出来了!是去北理!”

没想到,从开始关注到被直接否定再到重新考虑,我将要去往的,仍是我最初见到的——北理。

 

此心安处是吾乡

匆匆打点,漫漫行程,一路奔波,我风尘仆仆得踏上了北京的土地。经历了舟车劳顿,坐上出租车后,来到首都的欣喜最终被满身疲惫倦意打败,于是干脆在车上倒头睡去。迷迷糊糊间醒来了几次,口齿不清地问父母还有多久能到那个我要生活四年的地方,而父母只是笑着让我多歇一会,可是在睡眼朦胧中,我还是看到了他们眼神中如出一辙难以掩藏的担忧:确定我被北理录取后,他们便一直因新校区的偏远问题感到困扰。这行车路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加重他们的忧虑。即便到了宾馆,他们微皱的眉头都不曾松开,而我也逐渐被这种情绪感染,想到明天就要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不知觉间开始有些焦躁惶恐。

然而在第二天的迎新现场,我才知道前一晚上的自己是有多么杞人忧天。

“这个学妹是谁负责的?快带人家去领东西……”话音未落,一个学姐便从后面猛地窜出,竟像是比我还要兴奋。“学妹走,宿舍楼去过没?学生卡领了没?不然先把行李放下,不方便的话我给你拿着也行,一会儿要领的书和衣服还不少……”学姐滔滔不绝地讲着,仿佛我们不是刚刚才认识,而是早就彼此相熟。之前的局促不安不知何时已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渐渐在心中弥散开的安心与感动。一问一答间,竟是意想不到的轻松愉悦。

“那接下来就祝学妹大学生活开心快乐啦,再见咯!”分别时刻学姐扬着大大的笑容向我挥手,回应间我发现自己的迷茫和胆怯似乎减弱了几分。回到宿舍,面对父母担忧的神情,我尝试着压下自己的手足无措之感,虽然对未知的生活还是会有些许的紧张和害怕,但仍是努力像那个学姐一样展露笑颜:“无妨,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何妨吟啸且徐行

军训期间,和天南海北的同学“同甘苦,共患难”,马不停蹄进行紧锣密鼓的训练,从生疏到熟稔,从手忙脚乱到默契一致;开班会时,从同学们的举止言行中窥见祖国各地别样的风采,笑声连连掌声阵阵,绘声绘色妙语连珠;面试场上,第一次面对众人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使慌张到手心冒汗也绞尽脑汁给出了自己最完美的答案;北湖旁边,步伐沉稳有力不疾不徐,心里开始装下了湖光、月光和星光……

而不知何时,我对学校的称呼,也从“北理”转换成了“我理”……

自最初的生涩被时间打磨殆尽,大学生活便展现出来它最好的模样。尚来日方长,不妨吟啸徐行,既已倾心于我理,又为何不尽情书写打上红色烙印的青春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