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北理

undergraduate
admission

时间:2019-02-05 |

我是北理的一棵树


彭天宇   伊宁市第三中学   精工书院


彭天宇-2_副本.jpg


我是北理的一棵树,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

不对,应该说我是这座校园里的每一棵树。所有的树都是我的化身,哪里需要奉献阴凉,哪里需要提供荫蔽,哪里就有我的存在。

我听到清晨微皱的北湖上鸭声一片,生机盎然;我看到午后蝴蝶翩翩飞过落在摇曳的小花上,美好可贵;我闻过夕阳下图书馆藏书中的淡淡清香,沁人心脾。我也目睹过离别的泪水、重逢的拥抱还有恬淡的微笑。

现在,请听听,我想要叙述的,自入学起的见闻。

我仍记得报名那天,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干净纯粹的没有杂质。校园里人潮涌动,家长们提着大包小包,孩子也是双手提满东西,穿梭在人流中。但再漫长的等待,都无法抑制他们内心的激动和期盼。多少次的焦虑,多少次的难过,多少次的忐忑,在进入校园的那一瞬化为乌有。我们都明白,他们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有的人脸上噙着喜悦的微笑,上扬的嘴角让阳光都暗淡了不少;有的人含着泪水,但那泪水也是幸福的,滴落在地上,蒸发升腾成无限的欢欣。

但一直等到离别的那一刻,我们才发觉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告别,怎么说也说不完,怎么走也走不尽。那天晚上,我知道很多人辗转反侧,月光铺满了床榻,忧愁弥漫在房间,依稀可见黑暗中一张张泪痕未干的脸。

热,军训时的空气是真的热,蝉也热得肆无忌惮乱叫起来,热浪在路上翻滚,一阵一阵袭来。上天吝啬的一滴水也不肯降下,从早到晚让太阳站岗。汗水是慢慢滑下的,从额头到脸颊再到脖颈,一滴、两滴……将衣服都浸湿。

留下的汗水象征着我们的坚持。我看到全身颤抖、几尽摔倒仍努力踢正步的女生,我亦看到拼命嘶吼、做完一个又一个俯卧撑、豪气冲天的男生。我们不畏阴晴,不惧风雨,哪怕咬破了嘴唇,握疼了双拳,也依旧昂首面对眼前的一切困难。

我们的故事仍在继续,那些动人的情感也永远不会消失。突然想到东坡先生的一句话:“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想来,这句话用来形容我们再合适不过。

我猛然惊觉,我不只是北理的一棵树,我同样也是新生中的一员。今后的日子里,我将如树一般,在北理的校园里成长,享受知识的甘霖,沐浴长者的阳光。

北理,北理,是否也代表着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学子的北京理想?因为心中有梦,所以选择北理;因为心中有爱,所以来到北理。进入北理,不只是一次成功的选择,它亦将使你的生命变得绚烂多彩。

我是北理的一棵树,在此扎根,在此生长。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不仅默默为他人奉献,更要成为国之栋梁,有坚守,有向往,心里更是充满希望。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