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北理

undergraduate
admission

时间:2019-02-05 |

军工梦,与求学之路的抉择


李响   呼和浩特市第一中学   经管书院


李响-2_副本.jpg


莫名地,装甲武器,雄赳赳的战机,坦克,大炮,令我敬仰,赞叹,流连忘返。它们陈列在军博里,在日俄战争纪念馆内,在威海的甲午纪念馆中,在虎门硝烟纪念广场上,哦,更在我的心里。锈迹斑驳,却光彩熠熠。

“女孩子该去有花花草草的地方。”“女孩子心思细致,体力较单薄,适合文案工作。”世俗对女孩子有很多成规见地,不无道理,也颇为现实。甚至对于高强度连续性的要求严密逻辑思维和理性态度的工作,男孩子占压倒性优势。我仿佛踏入一个魔咒,犹豫再三,选择文科。然而,魔咒,并非没有破解之码。

我父亲带我走遍中国每个省份。名山大川与奇绝瑰丽将历史与各色风土人情的娓娓道来,让我更加充实。但是,拂过心头的,远不(仅仅)止清扬飘荡与文史情怀。在大连军港,威海基地,东莞硝烟地,辽宁丹东的瞭望口,军工梦,驻扎我心灵最深的角落对,并非没有破解之码。作为一名文科生,我依然要实现我的军工梦。无法隐(没)于罗布泊一生一世,无法在实验室里研究前沿科技,(但)我仍被此时此地精准而又不屈的理工精神所熏陶着。,陶醉,充实,因离梦更近一步而欢欣,雀跃。

终于,我踏进了这个校园。夏日韶光下草木葱茏,一半是炎炎烈日,一半是清凉惬意。良乡的第一个夏天,就这样正式到来。第一天来到这里的音乐,人,景,事,或许会永远留在记忆里。像(一抹亮色)一抹亮色,装点一整个夏天的星空,像星斗,有所指向,有所寄寓。

军工梦是光,而我就是那位追光者。我可以跟着光的指引一路走,但要自己选择合适的路线。高校,五光十色,无边的精彩,正在于它将千万条并列在的路铺展开,却一眼见不到尽头。无从想象,很难估量。我们的梦稍不留神,或许就无处安放。能做的,也许是永不说“哪如”,永不持着怀疑与悔恨,不情不愿地行走,一路三回首地停滞。

对,可以考量、放缓、反思、更正,但是,永远不要改变初衷、迟疑、质疑、徘徊、瑟缩。

面对斑斓的选择,我毅然选择双语实验班的发展方向。我了解我之所爱,我之所长,便坚定地听自己的心声。这不是一种随性、感性,相反,更像一种自知的理性和责任心的培养。

大学生活拉开帷幕。我徜徉于这里的角角落落,试图发现、感受更多。我听风的絮语听鸟的轻啼,看北湖荷叶下的波纹轻轻荡,还有那芦苇荡鼓着风在歌唱。我透着明窗,听着翻书本的沙沙声,可以看得到泉和花草,嗅到独属自然的绿意的气息。美的校园,让梦可以安然行走,它有灵魂的翅膀,不畏怯比地好高很多的天空,尽可以步履平和,静静流淌。

北理梦是过往年月的梦,也是今后的一个等待被丰盈的有无限可能的天地。我一路走,一路捕捉相遇的美,深刻我的认知,坚定我的方向。也因此,眼中有辰星万丈,心中有星斗指航。